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动态 >> 要闻 >> 内容

林海苍茫,路在哪里?

时间:2010/8/3 11:04:33 点击:

——中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剪影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国绿色时报8月3日报道  
  

     引言
  林海苍茫,路在哪里?关乎林业发展的林业改革之路,对中国的经济发展、生态安全乃至社会稳定意味着什么?我国是个多山国家,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中,有69%的山区,13亿人口中的56%生活在山区,中国2100多个县(市)中山区县为1500个。中国90%的林地、84%的森林蓄积量、77%的草场、76%的湖泊、98%的江河水能集中在山区。山区实际上就是中国山林、草木、湖泊及江河源头的完整集合。50多年来,中国的林业改革之路一直在探索之中,历经从解放初期的分林到户、农业合作化时的山林入社、人民公社的集体所有、统一经营,到上世纪80年代的稳定山权林权,划定自留山和确定林业生产责任制的四个阶段。因为产权不明晰,农民没有成为山林的主人,同时还要负担名目繁多的税费,所谓集体林,往往成了“干部林”、“书记林”,农民只有种树育林的付出,没有经营买卖的权利。结果是偷砍盗伐屡禁不止,兴林富民成为一纸空谈。全国500多个国家重点扶持的贫困县中,有490个在山地林区,为什么?为什么贫穷落后如此顽强地与青山绿水相缠结?从国家林业局局长贾治邦到我采访过的数以百计的林业干部、农民都给我算过这样一笔账:中国的18亿亩耕地使13亿人口得以温饱,而我们拥有的43亿亩林地既没有解决国土生态安全,也不能满足13亿人对木材和林产品的需求,更别提山区农民的脱贫致富了。在这43亿亩林地中,25亿亩是管理不善、产权不明、偷伐不断、纠纷不绝的集体林地。
  25亿亩,这是一个隐藏着多少潜能、多少财富的数字,这是多大一片原本充满希望的可持续的森林和土地。当中央决策层毅然决定改革林权制度,广大人民群众把握机遇,勇敢探索时,天地之间将谱写全新的绿色交响曲!林改使山更青、树更多,这山、这树、这地,以及真正成为山林主人的农民告诉我:中国的明天会更好!
  林改是我国农村经营制度的又一次深刻变革。在这波澜壮阔的又一次“土地革命”中,党中央、国务院高瞻远瞩,运筹帷幄,国家林业局孜孜不倦地精心谋划,总结经验,层层推进,如今已是势不可挡。
  综观林改之路,党中央、国务院的战略步骤清晰可辨:2003年6月25日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颁发了《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》,首次提出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总体要求。2003年9月27日~28日,国务院召开全国林业工作会议,指出要深化林业权制度改革,实现“务林有其山,山林有其主,林主有其权”。2008年6月8日中共中央、国务院颁发《关于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》,提出用5年时间基本完成集体林地明晰产权、承包到户的改革任务。2009年6月22日~23日,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中央林业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,会议全面部署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工作,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提高到全党全国工作的重要位置。
  2006年1月13日,胡锦涛总书记到福建省永安市考察林改,指出“林权制度改革意义重大”。2008年10月29日~31日,胡锦涛总书记来到陕西省安塞县视察,关切地叮嘱群众“林权到户了,你们要把林地经营好,既要争取有更好的收益,也要考虑到生态保护的要求”。2007年2月17日,春节期间温家宝总理到辽宁省清原县,认真倾听乡亲们对林改的意见,指出“林权制度改革是土地承包经营在林地上的实践,一定会受到农民欢迎”。2010年4月9日~11日,温家宝总理在安徽考察,对地方干部说:“我特别重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这件事,因为它给山区农民开辟了一条致富的路子。农民有了经营权,就可以在林地上做大文章,不仅可以种植林木,还可以发展林下产业,不仅有经济效益,还有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。我们要加强制度建设并给予技术指导,把这件事情办好。”
  温家宝总理还对林业作了“四个地位”的精辟概括:在贯彻可持续发展战略中具有重要地位,在生态建设中具有首要地位,在西部大开发中具有基础地位,在应对气候变化中具有特殊地位。回良玉副总理认为,实现科学发展必须把发展林业作为重大举措,建设生态文明必须把发展林业作为首要任务,应对气候变化必须把发展林业作为战略选择,解决“三农”问题必须把发展林业作为重要途径。
  回首林改不平凡的历程,国家林业局局长贾治邦动情地说,党中央、国务院对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高度重视,中央高层领导同志心系林改、关注民生的情怀,深切反映了我们党和政府始终尊重和把握人民的意愿,坚决维护人民的利益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;始终遵循社会发展客观规律,做到与时代同步,实现科学发展的睿智。我们惟有肩负职责,不辱使命,才能不辜负中央赋予我们的光荣任务,不辜负广大人民群众对我们的衷心期待。贾治邦的话发自肺腑,情真意切。2005年12月1日贾治邦调任国家林业局局长,2006年3月,上任伊始的第一次基层调研,贾治邦便选定改革先行省——福建,了解林权改革情况,林改的巨大影响和变化给他留下了深刻影响。两个月之后的5月,国家林业局举办全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高峰论坛。8月,全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经验交流现场会在江西省井冈山市召开,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出席会议,并作了重要讲话,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开始在全国徐徐拉开帷幕。也是在这一年,贾治邦荣膺“中国改革年度人物大奖”。进入2007年,林改排满了国家林业局的工作日程,国家林业局连续在辽宁省抚顺、陕西西安、云南普洱等地召开北方片会、西北片会、南方片会、西南片会,分地区、分类型地总结经验,指导推进。5月国家林业局联合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、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、财政部、中国人民银行、国务院研究室组成林改调研组,深入重点集体林区,进一步充分汇集和凝聚广大人民群众的思想、智慧。
  林改,开始从祖国东南一隅,迅速扩展到长城内外、大江南北。
  林改是基层农民群众的实践和创造。面对43亿亩林地——其中25亿亩集体林地的兴衰,直接影响到69%的国土及56%的人口的命运时,非改不可的集体林权制度怎么改?第一步怎么走?
  福建省林业厅的老厅长黄建兴告诉我:“农民有足够的智慧,农民是真正的林改先行者。”黄建兴何出此言?2001年,闽江一个库区因为征地发生群体性事件,时任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的黄建兴发现,库区周边20多个村子中只有一个村格外平静。农民告诉他,“村里把林子分到各家各户了,育林护林忙着呐,一年收入五六千元,还闹什么呢?”黄建兴又问:“分了以后林子长得好不好呢?”“好啊!自家的林自家的银行,里边存着钱呐!”这是黄建兴第一次偶然地听到分山分林,以及农民的拥护,生出不少感慨:在山区,林地是农民的安身立命之本,没有林子没有土地,人心怎么安定?生活何以为继?
  1998年就已经分山分林的永安市洪田村,被称为“林改第一村”。在洪田村我看见了农民脸上舒展的笑容,笑得开心啊,就像开了一朵花,我是3月9日下午赶到洪田村的,从老支书邓文山、老主任赖兰亭以及洪田村原先出名的穷汉钟昌信身上,这样的笑容在七八年之后依然灿烂。洪田村现有村民235户800多口人,18908亩林地,除少量自留山和经济林外,原先均由村集体经营。全村森林覆盖率81.4%,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称,然而在1998年前却是满山疮痍,1995年到1997年偷砍滥伐集体山林达到高峰,胆子大的白天砍,胆子小的晚上砍,甚至雇了民工砍,三年来,林木蓄积量减少两万立方米。公路沿线的山头一直砍到成为荒山为止。书记和主任满山追,那追得过来啊,砍伐的人带BP机上山,每个路口有人望风,如果看到村干部去抓就发讯息“444”,没有动静就发“666”。不仅是洪田村,当时福建省每年林业刑事案件及行政案件高达4万起,平均每天10多起。如此下去,洪田的林子、福建的青山还能保持吗?
  农民,一个福建山村的200多户农民决心要改变集体林的现状,而此种改变实际上是对林权制度的改革,触及到了一个禁区:分山到户,分林到户。分山分林曾经在上世纪80年代出现过,随之而来的是大规模的乱砍滥伐,上级部门随即叫停。邓文山、赖兰亭召集村委会、村民代表开了20多次的会,有村民代表说:“我们把山分了,但不能一分了事,订出村规民约,不准乱砍滥伐,让农民富了,树更多了,山更青了,上头不就高兴了吗?”邓文山说:“这个主意好。”还补充了一点,“一定要大多数同意分,才分。”从1998年7月到8月,开了20多次会,村民们各抒己见,涉及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,把心里想说的话全部说出来了。眼看9月份就要过去了,村两委召集小组长和村民代表集中开会,“分还是不分,要讨论出个名堂来!”邓文山从笔记本上撕下几张纸,再撕成纸条,分发给26个与会者:“同意分山的写‘同’,不同意的写‘不’!”在老旧吊扇的吱嘎作响声中,无记名投票的结果是21人写下了一个字:同,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5人写“不”。时间定格在9月29日下午5时30分。
  邓文山掐掉烟斗,和赖兰亭交换了一个眼色,几乎同时脱口而出“分了吧!”
  这是个历史性的时刻,山作证,树作证:又一个小岗村——洪田村——中国林改第一村诞生了。
  分山分林还是分田,山有肥瘦,林子的品种不一价值也不同,上没有红头文件,下没有经验参照,洪田村的做法是:农民的事情由农民来决策,经过全体村民反复讨论,农民创造洪田林改“六字经”:“均山、均权、均利。”具体步骤是先踏山勘界摸清家底,确定应分的山林面积为9109亩,林木蓄积量2.1万立方米。按1998年9月30日在册的人口均分,每人分得山地6.2亩,木材蓄积量16立方米,在分山分林的过程中,为了尽可能做到公平分成三步走:第一步把山林均分为三大片,林木茂密的山与杂生灌草的山搭配;把每一片分成若干组,最后形成16个经营小组,村民自愿组合;第三步,“抓阄”决定各自所有的山林。
  夕照下的洪田村层林尽染,染成了金黄,白色的炊烟在无风的傍晚袅袅而上,有挖笋的农民荷锄而归,竹区便道上,不时有摩托车下山,一群群林下养殖的公鸡、母鸡在呼唤声中回窝……这个平静的山村历经10年有余的林改岁月之后,现在人心安定,丰衣足食,而从山上杉木林中、竹林中吹来的风带着杉木味、翠竹香,主妇们端到饭桌上的是鲜笋汤、山野菜、红烧肉,灶台上刚刚出笼的是冒着热气的馒头与蒸红薯。“人辛勤劳碌,但诗意地安居”这不正是洪田的写照吗?夜幕笼罩下的洪田是如此饱满、丰富,智慧,正是在洪田“均山、均权、均利”的六字经以及村民代表大会说了算的林改实践基础上,才有了福建省的林改思路:要使福建林业走出困境,必须从明晰产权入手,真正确立林农的经营主体地位。分林不是林业私有化,也不是简单地把集体山林一分了之。有恒产者才有恒心,山地所有权仍归集体,但山上林木的所用权和山地的使用权,要完完整整地还给农民。明晰产权是林改第一步,配套改革包括交易市场、流转、转让、买卖和变现及林权证抵押贷款等,是林改真正见效的第二步。有了洪田村的实践,有了林改的一系列思路,继洪田村之后,武平县成为林改的试点县。2003年4月,在时任省长卢展工的重视下,福建省人民政府下发《关于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》,福建成为第一个全面推行林改的省份。3年后,福建的森林覆盖率达62.96%,据新华社2006年8月17日电:“福建全省已明晰产权的村达11602个,占有林改任务村总数的99.5%,集体商品林林权已登记面积7576万亩,占应登记面积的97%。改革的主体任务基本完成,配套改革也相继取得突破。此时人们发现,这场改革引发的变化如此广泛而深刻,始料不及。”
  怎样的广泛而深刻?广泛至八闽山水,深刻到林木的根、农民的心中了。在洪田村,一位老农把红纸包了一层又一层的“林权证”捧在手里说:“我一生经历两件喜事,第一次铁树开了花,土地回了家。第二次铁树开了花,林地回了家。”我从老人的红纸包里接过绿色封皮的“林权证”,国徽及“中华人民共和国”字样赫然在目,老人一脸庄重地对我说:“看清楚了,国字头的!”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湛江林业网(www.zjf.gov.cn) ©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主办单位:湛江市林业局   
    地址:湛江市赤坎区椹川大道北84号   邮政编码:524033
    联系电话:0759-3313709   电子邮箱:zjly3313709@126.com
    粤公网安备 44080202000032   网站标识码:4408000032
    粤ICP备09136083号
  • Powered by zjf.gov.cn